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巴的漫舞时光

【辛巴的后花园】·PS·涂画·色摄·吃喝·手工·

 
 
 

日志

 
 

相亲百态——阿龙的希望  

2010-05-15 11:22:51|  分类: 日记本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亲百态——阿龙的希望(上)

“我谈了八年的未婚妻在三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当天,距离我们举办婚礼的日子只有二十七天。”

我鼓着塞满铁板牛肉的腮帮子呆住了,实在没想到这个初次见面就为饥肠辘辘的我点了一桌子菜的男人会给我这么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自我介绍。或许是这个事件,让我至今都还清楚得记得那铁板牛肉的味道。

他叫阿龙,是一位远亲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早就说要介绍认识拉个红线,怎奈那段时间不是我忙就是他忙,一直没碰着大家都不忙的机会。最后干脆阿龙要去了我电话,直接单线联系了我。这种直爽无畏的精神到是令我有一点点小欣赏。

只是从电话那头传来的他扁而无力的声音,令我并无特别的好感,好在与他几次稳重而又不失小幽默的通话中约定了见面时间,偏那天我又加班到很晚,待手头工作完毕已是华灯初上,只是没想到他还在等我,我竟然给这个耐着性子等了我一下午并且从未见过面的男人报怨着自己又累又饿,他便在离我最近的一家餐厅里点了菜等我。

从通电话到见面问好寒暄,我居然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大口扒拉着饭,大块往嘴里填着肉,一切都发展得平和而自然却又完全不同于正常的发展路线,我甚至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相貌平平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面前连眉头都没有悄悄皱一下。

我现在甚至有点怀疑当时是不是嘴上还挂着米粒呢就没心没肺的问人家怎么这么大了还没结婚?所以人家搬出杀手锏来唬我,只是没想到我在呆了几秒钟后咽了咽嘴里的饭菜淡然一笑轻声问了一句:“真的啊?我觉得像是在书里或是电影里看到的一样”。他微微笑着带着点难过带着点无奈说:“我就是想不通,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开场白下开始边吃边聊,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坐在一起吃饭,可并无任何拘束或紧张,虽然提起了他最伤心的往事,可也并无任何的尴尬和沉闷。尽管餐桌的对面是一个从未见过面只是通了两三次电话的陌生男子,但我们的交流却胜过和一个完全没有压力的老朋友。对面的那个人,我们彼此不知道对方的过去,不了解对方的现在,却在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中谈笑自如,轻松自在。那顿晚餐在我们抢着吃光一盘干扁豆角的呵呵笑语中结束。

随后,他领我去了不远处的一家茶吧,他很自然的和我并排坐下,我含笑望着他,他也转头看着我笑了笑,我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别人坐在我身边而不是对面?”他笑说:“我不知道”顿了顿了,看着我又说:“因为我也喜欢这样坐”。

茶吧里柔和的一盏一盏小灯和四周偶尔能听见的低语声令城市里嘈杂的夜晚忽然的宁静了下来,若有若无的轻音乐又为这份宁静添加了几分流动的气息。我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感觉?可当我扭头看到他脸上的那份安静从容已经像刚才那样回答了我:因为我也喜欢。我话没问出来,我们相视而笑。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生活,工作,感情,方方面面。我好像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无障碍沟通的畅快,在这个初次见面而且大我十几岁的男人面前,代沟是完全没有的,交流又是那么的通畅。我几乎不需要对我说得话做出过多的解释说明他就能明白,而他说出的话我也仿佛感同身受。谈话中穿插着得微笑和对视都能清晰的表达出理解和默契。这一切让我已然不再是那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我了,突然的令我完全摆脱了和同龄人难以沟通的困惑,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一向被周围人定义为内向冷漠的性格到底是什么了?

我们聊到了零点以后,这在平常对我已是深夜时分。该回家了,我在心里一遍遍的提醒自己。“时间过得真快”他看着我说,难道他听到了我的心声?我只能看着他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了。“你很漂亮,真的很漂亮”他用更为平静的语调说着仿佛一句很平常的话,即便我努力的从他眼神中搜索也无法找到除了平静以外的东西。我笑说:“那是因为我是耐看型,越看越顺眼啦”,他的赞美完全不同于毛头小伙子热情而夸张的奉承,也完全没有令我产生不屑与不安的情绪。

我们慢慢走在夜色斑斓的路上,流动的车灯,嘻笑的人群和处处闪烁着的五颜六色仿佛在宣布这个城市里一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喜欢这夜里微凉的空气和朦胧的画面,尽管街道上和白天一样的嘈杂喧闹,但黑夜却使它多了一层冷而静的气息。

“我可以拉你的手吗?”耳边传来阿龙低低的软语,我扭头看他,他却低着眼皮,微微抿起的嘴唇仿佛一个小孩子在提出他的一个小小的要求。我想笑却因为不知如何回应他而有点不知所措。“可以吗?”他又问了一声,还是刚才那副表情。我迅速搜索着大脑每一个角落想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回应方式,“嗯?”他抬起眼皮看着我,这一声轻轻的催促总算让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哎”,他低头笑了笑。

他送我到楼下,“我可以拉你的手吗?”这次他没有等我回应就已经拿起了我的手,他的手很大,手心却绵软而湿冷。“今天很开心,我回去了,再见”我边说边抽回了那只被他两手捏住的手,他抬起停留在手上的眼皮说:“我也很开心,再见”。我转身上楼时,还能感觉得到刚才被他握着的那只手上还留有他手心里的湿汗。


相亲百态——阿龙的希望(中)

第二次见面是在半个月之后了,打电话约时间的时候他正在鱼市附近,我那时正养着两缸小鱼儿,便要他顺便帮我带些鱼虫来。最后他说不要穿上次那件背带裤了,我没有问为什么更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说了声好。

我坐在夕阳西下的公园里的长凳上等他从远处踱着方步走来,他将鱼虫给我时,我从包里摸出一块糖给他,“你就拿块糖来哄我啊”,我的举动引来他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也令这个夕阳下的林荫道上更加春光暖暖。这是相隔半月后的第二次会面,之前第一次见面时的轻松默契很快就又回到了我们中间。

还是同样的餐厅,同样的干扁豆角,同样的随意聊天,但阿龙明显得比上一次见面时的笑容多了些。吃过饭后,我们沿着一条安静的小巷道散步,这时他开始谈论结婚的话题,我有点懵了,虽然我们是以相亲的形式认识见面的,但我的确没有真正想到自己现在就要走到婚姻的门前。可他却开始和我这个只见过第二次面的人畅想着未来的生活了,这种快餐式的方式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我有点不知如何应付当前的局面了,但又不想任由他将这个话题发展下去,只好直接告诉他,我觉得婚姻离自己还很遥远,他对此不置可否的态度让我突然领悟到,相差十几岁的我们,如果非要说代沟,那么就是如果他不说,我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即便是我不说,他都能一眼看出我的心思。

此后的我们还是经常会见面,很多时候他都会说起自己对未来生活的打算和计划,现在想来,他当时说得那些都是对未来的一种责任和承诺,会让一个期待婚姻生活的人有一份安定安全的依靠。可惜这一切于我,还没有能力去完全体会和理解,我只是觉得他在努力得将我拉进婚姻。那时我刚刚走出校门,工作生活完全没有一个稳定的发展方向,而他蒸蒸日上的事业更令我不知拨动了哪根敏感的神经,总觉得自己和他不搭调。

他依然每次都送我到楼下,然后用他依然绵软而湿冷的手抓起我的手,我总是很快就抽出手来,有时甚至在心里甩一甩,想甩掉那粘在手上的湿汗。

有时他会带上发小一起出来玩,这时他就会让我再找一个女孩子一起,我时常拉上表妹去,很奇妙得不管是我们还是他的发小亦或是表妹,大家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没有通常的陌生和不安。表妹越发的对阿龙赞不绝口,她说这是她遇到过的最令人舒服的男人,大气豪爽,事业成功,“你还犹豫什么啊?”她总是这样推搡着我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是觉得应该发展得慢一些?也许是觉得不想那么快走进婚姻?也许是觉得自己还没有任何发展方向的工作?也许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我总是在他每次谈论未来婚姻时望着我的眼光中淡然不语。

我们的交往就在这种矛盾中慢慢的淡了下来,见面的间隔时间也慢慢的拉长。忙碌的工作学习令我并没有对此有什么过多的想法与不安,我时常会想起他,但却不想念,那种舒服的默契感觉一直将他保留在我心里的第一位。

出了校门的人总是成长得很快,无论是工作还是思想。半年后的一天,自以为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我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阿龙的电话。电话那头还是我特别熟悉的扁而无力的声音,聊了两句后他告诉我,他马上要结婚了。

惊讶之余只剩下了对着电话的哭泣,说不上是痛苦却特别得想让泪水任意流淌,就像往常在他面前无拘无束的任何时候一样,我并不想克制住本可以抑制住的失落和眼泪,又或是潜意识中希望能以此做为告别。“好吧,那就这样吧,拜拜”我没等他答话就挂断了电话,泪水也嘎然而止,随后便有点落寞有点消沉的睡去。

第二天,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是一个好女孩,和你在一起非常的舒服,可能是我们缘分不够吧”他在电话那边说,我甚至可以想像得到此刻他认真的眼神。
“嗯,是,我也觉得可能是没有缘分吧”我说,我们已经没办法用别的什么来解释,那个时间那个心态遇到了那个人,谁知道是对是错呢?
“你喜欢她么?”我问,“喜欢吧”他答。
“她喜欢你么?”我又问,“喜欢吧”他答。
“哦,你们相互喜欢就好”我说,因为我知道他太急于结婚了。
“我不希望你为我难过”他说。
“你放心吧,你是我遇到的最舒服的人,虽然没能和你走到一起,但你给了我希望,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人可以属于我”我说得都是我真心想的。
“希望你以后找到好的归宿”他说。

我有点落寞的心情随着这通电话的结束而突然变轻松了。缘分,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未来还有希望,阿龙至少让我明白这世上还有一种适合我的好男人不是么?而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伴,这样的结局,难道不好么。

此后,我们再无联系。

我失落却并不难过,他不过拉了我的手,然后找了另一个女孩结婚。


相亲百态——阿龙的希望(下)

大约是一年后初夏的一天,我接起电话的耳边响起了曾经熟悉的那扁而无力的声音:“我在你楼下,你下来”,“好”,我没有丝毫迟疑的答道。是阿龙?他不是结婚了么?他怎么现在来找我呢?是有什么事么?放下电话后我脑子里却电闪雷鸣般的迅速闪过种种疑问,尽管纳闷儿尽管犹豫,可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下去了。

明媚的阳光下,他靠在一辆白色的宝马车旁,还有他那一身灰白色的西装,明亮而刺目。他意气风发的注视着我飘着一肩的长发向他走来,比一年前更为发福的脸上没有笑容却透着淡淡的笑意。他无声的打开车门让我坐进去,而我在这种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只能欲言又止。

他载着我去郊区的大路上兜风,而此刻我的大脑已经完全被堵塞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他不说,我永远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很长很长的高速路,两边迅速掠过的宽旷田野无限的伸向天边,我们彼此几乎无言,那种轻松自在的往昔情怀已没了踪影,有的只是他面无表情的沉默和我紧锁双眉的不解,就连空气中都有一股子令人压抑的凝重。

逛了一大圈后我们回到了市区的一家快餐店,他仍然无言,端来的饭菜却都是我以前最爱吃的,只是他坐在了我对面。我低着头拿起鸡腿想大口的撕咬,却总觉得被一双眼眼盯着别扭。他来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有什么事吗?他想对我说什么么?可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我要问问他么?可我怎么问呢?我大口吞咽着香辣鸡腿却如同嚼蜡般索然无味。

“嗯,你,嗯,过得还好吧?”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嗯,挺好的”他答。是啊,这在常规说还是新婚期哎。

各式各样的问号塞满了我的大脑,堵在了我的胸口,令我不得不万般纠结却难以启齿相问。我真想扔到手中被啃得七零八落的鸡骨大声的问:你为什么来找我?有什么事?可我没有,所有的冲动都随着无味的鸡肉被我硬生生的咽进了肚子里。

这次见面就在他的无言我的消沉中结束,说再见的时候我甚至没有转头看他一眼就打开了车门,他的那声再见留在了我没有回头的身后。

至此,渺无音讯。

而我却一直纠结在他为什么在结婚一年后来找我的困惑中。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问过很多人,给我的答案全都是:他想跟你发展——婚外情。

这真的是阿龙所希望得吗?我始终难以相信却又不得不怀疑。

阿龙,你亲手给了我对男人的希望,却又亲手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这个希望夺了去,你曾经让我感觉是那么好的男人也会做这样的事吗?我是不是压根儿就不该下楼去见你?你到底过得好不好呢?

 


全文完。。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谢谢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